hatred

介绍一下自己吧,谁是我?

放假玩王者突然看见漫画里年轻的铠哥?超可爱??瞎涂一下。。。

写手问卷(我真的是写手吗???)

接问卷。

1.我最擅长的手法/梗。试写。

我记得我在知乎上看到过的一句话。
你写出来的东西往往包含了你看过的每一部作品,你喜欢的每一个作家的文风。

而想不到的是...我接触最长时间的是南派三叔的作品......所以到后期无论读过什么样的书,不知不觉间写出来的东西都有自问自答,第一人称,悬疑的色彩在其中。我希望有一天能有更多的改变。

例子:
在座的各位们。我想你们知道,当我刚刚成为一名警察的时候,我的朋友对我说,
“无论进入每一座城市,他们每一个标语上都会写上欢迎你,但是哥谭市,当你选择到来时,无论是喜悦,兴奋,哀伤和愤怒,哥谭都会对你说。”

“不。”

在座的各位。当我们在选择成为GCPD的一员时,曾经问过一句话,“我们为什么要成为一名警察?”

我们都清楚的深知,当我们踏上前往哥谭的路上,便已经选择与那些美好的日子道别,我们每个人,时刻都将为这座城市而随时战斗。

这几年以来,我们所经历过的,远超出预计的想象。我们所面对的,便是那些被掩藏在黑暗之中的罪恶。黑暗包容他们滋生,包容他们蔓延。在哥谭的每一座城市地基下,每一处狭隘蝠角落里的穷凶极恶之徒。

他们作恶。我们便发起反击。

绝不妥协。绝不放弃。绝不退缩。

我们要让哥谭市的民众,千千万万的人,能够自由的安全的,幸福的获得新的生活。

到那时候,我们便能问心无愧的离开这个世界。这便是比享受,好的多的多的事情。



2.最不擅长,但喜欢看别人写的东西。

描写风景。
黑夜,自由,风,阳光,行人。
借景抒情。意境美而深远。

3.雷的梗

除了复杂的多脚恋关系,或者撕逼,其他的哨向设定我都能接受???但是就角色或者超蝠来讲,我绝对不希望出现特别崩坏的现象。或者是敷衍。
剧情辣一点可以接受。但是绝对不能出现莫名其妙,突然转折,模糊不清,矫揉造作的情感。



4.用上面的梗写我西皮,但不能雷人。

卡尔撑地缓慢的从废墟里爬起,灰尘弥漫在四周,一切除了他听见的电线断裂,火花四溅的声音,剩下的只有一片黑暗。

他有些紧张,恐慌,但又不敢相信。

他害怕他再也听不见平稳的那种心跳声了。

这个世界是如此的简单脆弱,包括他接触到的每一个生命。

他究竟是多么顽强,来自那个伤痕累累的身体上新的淤痕,曾屡遭受过致命打击后的精神活动,又或者是他过度疲劳又放松的肌肉的收缩,眼睛上紧贴的瞳片细微的移动,他的每一次吸气呼气。

蝙蝠侠毕竟是个凡人。


“...布鲁斯。”


“我在。克拉克。”




5.不吃的西皮和接受不了的拆逆。

原来还是很理解...蝠猫的...但是受到新刊的影响,在我心中蝠猫,不讨厌也不接受了。

大概还是无法想象出有些热情的蝠超。(超抱歉)



6.上面的西皮改为友情亲情向可以接受吗。

可以。
只要不真爱。

对一切都不是很排斥。喜欢哪个西皮也是自己的权利。不存在不喜欢就不应该存在的道理。硬要接受的话,反而是强人所难。



7.文风是否多变。为我的西皮写两个风格迥异的片段。

不多变,会改变。
不敢写。不想写。

8.有没有坑过的文,坑品如何。

说一个超有趣的事实,我至少有十多个突破天际的脑洞,但是只写了伏笔就不会在继续了。

如果我能把那一个彻彻底底的坚持下来。那简直就是长篇著作程度了...
(或者说梗别人写)


9.为被我坑过的读者写一个片段,内容是我喜欢的角色向其他人谢罪。

“错误已经形成。道歉并不能解决问题。与其抱怨和懊悔,不如想想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做避免自己不会再犯错。”

布鲁斯看着面前的玻璃罐。里面的光亮倒影出鲜亮的颜色。

他闭上了眼睛。慢慢攒紧了拳头。


10.有没有出过本子?

没有。
我希望我的年龄更大一点。现在我认为不是好时候。

11.写了这么多累不累?

当我打累不累的时候已经很累了。


12.以上cp是否出自同一个**,多久爬一次墙,自己是持久性吗。

是。
多则几年,少则几星期。
第8就是答案。


13.有没有无论墙头变化都能玩到一起的好基友?大声说出。

(大声)没有——

14.为认真看卷的人买安利。

那就是蝙蝠侠的游戏系列。
强推蝙蝠侠:阿卡姆骑士。可以看解说。

结局震撼人心。

好文很多。真的。


15.最欣赏的写手??????

我喜欢每一个喜欢超蝠的????
每个人都会进步。没有绝对吧。(而且我也不认识…………)


16.邀请他来写。

挺累的。不过很好玩。

@蛋挞姐姐  来嘛?

ok.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《蝙蝠侠:重生》

“砰——!”

那是一声枪响。
顺着玻璃窗碎裂的响声炸裂开来,清楚无误的击中了要害。
一切都像是慢动作电影回放,布鲁斯韦恩,蝙蝠侠的身影似乎停滞,时间随之凝固,随后缓慢的,倒下。

蝙蝠侠死了。

他的死亡是万万想不到的。

布鲁斯有万种设想,包括了每一个罪犯们咒骂嘲笑的蝙蝠侠的死法。但是他不相信,甚至别人也不会理解,就这么简单,这么迅速,一个永远是恐惧的心头刺就这样轻而易举的获得了沉睡的资格。

太过突然,太过凌乱了。

他的生命终结于此。

像父亲母亲一样的结局。
终结于他一生都在阻挡的子弹之下。

他会说什么呢?
对一切做个了结。他太过疏忽了。一切都将离他远去,不曾放下的,不曾忘却的。从不后悔的。
阿尔弗雷德。迪克。杰森。提姆。还有达米安。
他努力的吸气呼气,思考着曾经珍藏在掌心里的记忆。却发现那里早已空无一物。

不!
他不能停止。

缺氧使他的眼睛充血,头脑也开始昏沉。周围的一切都在旋转,堕落。

布鲁斯又回到那个漆黑温暖的怀抱中来了。
他脑袋很痛,全身在发热。
他回到了最初的地方。
韦恩的大宅。
一切开始的地方。

为什么他会就到这里?痛苦逼迫他停止思考,使他前行。

他走上台阶,一步步迈向那扇门,轻轻的推开了它。
书柜,地毯,一切如他记忆里摆放的那样完好,冰冷麻木逐渐腐蚀着他的身体,他疲惫不堪的跌坐在中央的座椅上。

他太累了。

他必须做出一个选择。

死亡还是重生。

一切仿佛又回到了最初的那一刻,布鲁斯抬起头,所有都完好无缺的摆放在应有的位置上,他已经快想不起来了,似乎他的记忆中从未发生过那一段事情,可是他自己就是记得,在人生中发生过千百遍。如今正在上演。

他完全可以幻想那是一场荒诞的梦,又或者是为衰老体弱找的另一份借口。

他想逃避。
他不想面对他的曾经。

但是记忆如潮水般向他涌来,一切都历历在目,时刻提醒着他自己。

父亲的雕像。托马斯韦恩。

雕像正对着他,落暮的光线穿过窗格,投射在侧脸上,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,父亲正在注视着他。
布鲁斯望向那座雕像。
雕像也回以凝视。

什么时候开始的...?他为什么要这么做...?

十八年....自从……自从佐罗。

对。

他记得那个名字,《蒙面侠佐罗》。

布鲁斯韦恩,和他的父母,自从那天晚上,电影结束后的散步。
自从那个人出现...他开始回忆那个人,那个人眼神惊恐而空洞,噪音仿佛打碎玻璃般刺耳……

那个夜晚,出现里两声枪响。
两声。

布鲁斯韦恩,和他的父母,自从那天晚上,电影结束后的散步——
两声枪响,只有两个人倒下。

他目睹了一切。

……从那天起,他的生命便失去了意义。

没有任何光亮,没有救赎。这个世界上没有出现的神灵,不存在出现玛莎口中出现的天使圣徒,徒有升腾着热气的垃圾桶旁边,昏暗的路灯下,洒落的珍珠一颗颗染上鲜红的颜色,残留着最后一丝保留过生命的痕迹。

布鲁斯想起来了。

或者说他从未忘记。他可以暂时将这一切包裹起来,埋葬在罪恶小巷,尘封它,用新的经历替代,拼命的做的更好,来求得一丝自我满足的宽恕。
可是当暂时褪去,他把自己包裹在一只蝙蝠的套子里,把事实逐渐淡忘出视野,甚至开始驱逐痛苦,幻想过顺利结婚,退休。开始骄傲自满。开始忘却这一切的开始。

他不敢面对。犯罪小巷,佐罗,珍珠项链,他们把布鲁斯韦恩与蝙蝠侠重新拉扯在一起,融合。侵蚀。是他创造了黑夜里的怪物,狰狞的象征。

托马斯韦恩在审视他。

“该怎样,父亲?我该怎么做?”他大声呼喊道。

他早知道自己的选择,那不会改变。
一条通向孤独,直达死亡,压抑,隐藏的道路。

布鲁斯从座椅上站起来,一切迷雾似的身影围绕在身边。从中伸出无数双手拉扯着他的身体,每一双手都渴望啃噬,撕扯,用尽力气留住他他阻拦他。凯瑟琳的指甲抓伤了他的胳膊,戴安娜的套索束缚着他的脖颈,布鲁斯挣扎着向前,而前方有人立即搂住了他的腰准备献上一吻。布鲁斯认得出那个人,他们曾经相爱的一个魅力的女人,刺客大师的女儿——塔利亚·奥古。

他嘶吼着想挣脱对方,塔利亚的力量似乎超过了超人,好似一个精妙的枷锁,阻拦他看到隐藏在愚蠢,浅薄无知下的真相。

他无法逃开,甚至要重新被拉回光明,“该怎么做!父亲?我该怎样?我该用什么让他们畏惧——”

那几步路仿佛有几公里之远,超出一切计算。

“告诉我——!!”

他的伤口在疼痛,是那道爪痕,痛楚能够使他清醒,他离托马斯更近了一些。

疼痛。

这就像赛琳娜,猫女。
她热衷于和蝙蝠侠玩猫捉老鼠的游戏,她生而不惧,喜欢在针尖上冒险,而他自己仅仅具备了这几点,所以赛琳娜才会对他抱有幻想——赛琳娜并不爱他。
而现在一切都乱了。都崩坏了。损毁了。
他渴望幸福,渴望爱情,美满的家庭与平静生活。
那太好了。
太美妙了。
美好的令人虚伪。
他辜负了所有人。

选择成为蝙蝠侠就代表着永恒的孤独。
代表着牺牲。他必须承受。
为了所有人,为这座城市付出一切。
总有一天,蝙蝠侠会和罪恶同归于尽,尸骨无存,成就于罪恶小巷,而重归于哥谭汪洋。
去为哥谭而战,毁灭则是最后的结局。

蝙蝠侠准备随时为这座怪物赎罪。

赎罪。

布鲁斯的脊椎,头脑,肋骨在发痛。这是他断裂的脊椎在叫嚣。
他忘不掉那被钉上钢钉的感觉,他一辈子也忘不掉,这也代表蝙蝠侠的痛苦与功勋和荣耀。

痛苦。

有什么东西似乎一闪而过,太快了。快的只有一瞬间出现。他需要思考。需要在塔利亚的怀里。贝卡女神的诱惑里想清楚一切。

他为什么要成为一只蝙蝠?
他记得,因为他看见了蝙蝠。
因为那只蝙蝠冲破了玻璃窗,尖叫着在他面前徘徊。

那不对劲。
这不是生涩难懂的梵文或谜语,不是扭曲怪诞的线索,不是两个疯子与手电筒之间的玩笑。

蝙蝠。
赎罪。
痛苦。

他努力的把这碎片串联起来,试图把它重新拼合到一起。像是拿起母亲洒落坠地的珍珠。

是的。贝卡在亲吻他的嘴唇。她性感又迷人。是天生的尤物,没有人能够拒绝女神的邀请。蝙蝠侠曾一度陷入迷恋中无法清醒。

一个背德的思想。
燃烧的欲望。

一只蝙蝠。

托马斯韦恩看着他。

在现实面前,褪去蝙蝠的伪装,他永远是一个孩子。
只是一个孤独的,失去双亲,彷徨无助的孩子。

没有神灵来拯救他脱离苦海,或者让其他人死而复生。
这具名为布鲁斯韦恩的一副皮囊里空空如也,就连贝卡的亲吻也变得苦涩不堪。
他始终是活在大人壳子下瑟瑟发抖的孩子。
害怕失去,害怕拥有。
别人因为拥有过的失去而痛苦,而他连拥有都苛于索求。

他知道蝙蝠侠会害他付出一切。
蝙蝠侠追赶子弹。他始终希望可以及时的追赶上。

而如今蝙蝠侠死了,一切都将怎么办。

再也。
再也没有下一个了。

罪犯都是懦弱和迷信的家伙,唯一能打击他们的就是恐惧。

GCPD将会有一份审讯内容,上百个嫌疑人,谁杀了布鲁斯韦恩?谁杀了蝙蝠侠?他们将永远也没法知道。他想。
那么接下来怎么办?
罪犯都是懦弱和迷信的家伙,要是他们没有害怕的东西会怎么样?

蝙蝠侠死了谁来保护哥谭。{1}

布鲁斯必须要做一个决定。他不能在等待了。

一条孤独,压抑,直达死亡的道路。

父亲……恐怕我今晚就要死了。

我已经尝试过耐心,尝试过等待。他想。{2}

贝卡已经离开,书柜,地毯,一切如他记忆里摆放的那样完好,冰冷麻木逐渐腐蚀着他的身体,他疲惫不堪的跌坐在中央的座椅上。

他太累了。

他必须做出一个选择。

死亡还是重生。

托马斯韦恩在等待他。

“砰——!”

一切始于一声枪响。
一切归于平静。

在他记忆中,顺着玻璃窗碎裂的响声玻璃炸裂开来...
没有一点预兆,它飞了进来……

对。一只蝙蝠。

撞破窗户,飞进…书房。
我从某个地方见到过它...在某个地方……
当时我还是孩子…蝙蝠吓坏了我...

蝙蝠侠想着,那只蝙蝠徘徊不定,最后落在了托马斯韦恩的雕像上。

那只蝙蝠在和他对视。

蝙蝠侠露出了微笑。
死亡或者重生。

吓坏了我…
是,父亲。他想。

我要成为一只蝙蝠。









《为什么会喜欢蝙蝠侠》

有的时候我会去思考自己为什么会会喜欢上一个事物。他是哪一点吸引我的,是美好还是残酷,肮脏还是黑暗,是可以逃避现实苦痛的良药,还是选择进一步挖掘悲哀的事实?

现在我为什么会这么去热爱蝙蝠侠?

我不是一个好的看客,一个粉丝,一个热情的关注者。我对他无论是现在还是过去都知之甚少,我在在一个普通的一天看完了蝙蝠侠的电影,无知肤浅的发出感叹。这就是我一切开始的过程。

我有一堆书,一堆漫画,我知道布鲁斯的秘密身份,我也知道超人的秘密身份,我似乎对他们什么都懂,但是对超蝠,对正义联盟,对存在的每一个人物都是陌生人。
我是一个旁观者,擅自修改了故事,篡改了结局,才看到了我内心的欲望。

最初,什么都没改变,落幕,什么都没带走。

不是因为蝙蝠侠是英雄他就成为了英雄,每个人因为理解不同,观念不同。所以都成为了心目中最好的模样。

因为他身上,有我所期望,所追求的样子。
我所从未达到的,意志和景象。

我和所有人一起,化为哥谭市的缩影。化为行走的人们,心怀叵测。成为一个普通的混混,一个工作的警察。一只飞行的蝙蝠。
我记载着黑夜穿梭的影子,血迹,失败与苦痛。折磨与崩溃。我和所有人对他说,

“已经结束了。可以放弃了。可以放下了。”
为什么要这么做?
你已经把你的一切给他们了。”
我们对他轻轻的说。

“不是一切,还不够。”他说。

雨水打在人们的身上,所有人惊慌失措的逃开,只剩他沉默的站在那里,包含着弱者不敢言说的怒火,无能为力去拯救的不甘,未曾麻木时想改变的一切。

我们都知道那是错误的。那根本不需要用语言来形容。我们都不明白。不明白为妥协,麻木,逃避所后悔。

有些时候,人们的信念必须得以回报。

也许会有人反驳,争论不休,他们会彼此憎恨,会因为各种事情而犯错。我们不理解这一切,不理解结局。或许会在心中留下一个遗憾,一个谜团,一个理由。

但当我们足够攒起勇气,可以选择迈过,纠正错误,可以为此做的更好。来自一些本质的东西,曾经去拥有过,去做过,对此问心无愧。

每一个人都值得被拯救。
我想,每一个人都值得去拯救自己。

最初,什么都没改变。落幕,什么都没带走。

那么为什么会喜欢蝙蝠侠?